邮箱登录
首页·新闻·上海·社会·财经·体育·娱乐·军事·国际·国内·图片·专题·多媒体·交友·论坛·聊天·评论·直通车·世博·短信
汽车·教育·房产·旅游·彩票·健康·招聘·游戏·票务·IT·文广·监察·侨办·司法·宣教·浦干·仲裁·商城·企业·搜索
 
·全球1/3苹果产自中国
·今年柚子价格一直居高不下
·别让美食节成为“猎奇宴”
·7类食品实施市场准入
·买巧克力要看口味成分
·99.4%中小学食堂卫生良好
 
 
热店推荐
我为吧狂
饮食误区
厨房百科
 
 
干烹仔鸡[图]
鲍翅木瓜船[图]
祥云凤展翅[图]
芥兰炒香肠[图]
 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>>美食频道>>写食主义>>正文

样板戏和大闸蟹

  那时候,没有人把这种八只脚横爬的怪物叫“大闸蟹”。阳澄湖是向来有名的,但那时候的阳澄湖,却是因了一部样板戏而家喻户晓。若问起我母亲这一代,他们会说:哦,知道,就是出了阿庆嫂的沙家浜。在他们的记忆中,著名的沙家浜最具特色的不是大闸蟹,而是出没于青纱帐里的游击队、在芦苇荡中燃烧的红色革命之火。

  阿庆嫂在我的记忆中是模糊而不成篇章的,只在童年时代,常常听父母唱那段《智斗》。父亲扮演的是一脸阴险的刁德一,他一字一顿煞有介事地唱道:阿庆嫂,我佩服侬真是有胆量。

  这一句唱词长久保留在我的脑海中,且并不是京剧,而是沪剧,带着浦东方言的腔调。因了语言的地方化,沙家浜便更接近江南水乡的风情了。事实上,这些并不是我切身的体验,因为,样板戏流行的年代,我还是一个懵懂无知的婴儿。样板戏和大闸蟹是没有什么关系的,但沙家浜和阳澄湖却是紧密相关的,所以,这大闸蟹便也因此而与样板戏有了些许重要的关联了。

  记得那一年,我刚上小学。舅舅的女朋友第一次上门,外婆让母亲买些菜回家,因为小弟的对象要来家里吃饭。那时候,粮、油、鱼、肉都要用票证买。

  很清晰的场景,小镇破陋的车站上,幼小的我左手提一只网兜,兜里有蹄膀一只、鲫鱼两条;右手提一串用草绳串结起来的河蟹,这些家伙不断蠕动着,发出“呲呲”的声响,个个嘴里吐着一嘟噜一嘟噜的泡泡。仅仅候车的十多分钟,已有七八位过路人凑过来,细细辨别我手里的东西,然后带着一脸望洋兴叹的表情问:这蹄膀是几钿一斤?今早没看见鱼行开门,你这鲫鱼是哪里买的?

  没有人关心我右手里的东西,那些张牙舞爪的家伙不甘寂寞地伸胳膊踢腿,好似这么努力着,便可以挣脱草绳的束缚,自由就是在它们这种毫无策略的挣扎中获得的。事实上,它们还是被牢牢地捆成长长一绺。这些有着旺盛的生命力、却价值卑贱的水生动物,尽管被人们忽略,但因为并不稀罕,便成为人们餐桌上的常见菜肴。

  一个小女孩用右手紧紧捉着一根草绳,草绳上捆着一串蠢蠢欲动的河蟹,而左手网兜里的蹄膀和鲫鱼,却自始至终保持着几近憨厚的安静。

  舅舅的女朋友是一位留短发的大眼睛姑娘,第一次上门,在饭桌上的表现自然是矜持而退却的。蹄胖是红烧的,鲫鱼是清蒸的,外婆给她夹菜,把最大最肥的一只蟹给了毛脚媳妇。她却似乎不爱吃蟹,掰掉几条腿就不动了。我却顾不得那么多,只埋头饕餮,那些张牙舞爪的青壳家伙一煮熟就变得火红油亮,佐以浓香的姜醋蘸料,味道确是十分肥腴鲜美的。

  后来,这个大眼睛短发姑娘成了我的舅妈。

  今年入秋后,父亲从阳澄湖带回大闸蟹,还是派我送去外婆家。已经四十多岁的舅妈当然不会再像当年那样客气,八只五两重的蟹,有三只是她吃的,面前的蟹壳几乎堆成了小山,一边吃还一边感叹着:我第一次来这里吃的大闸蟹那才真正叫好吃啊,现在,没得比。

  可我明明记得,那一回,她只吃了几只蟹脚,剩下的都是我吃的。而且,当年的河蟹,还没有冠名为“阳澄湖大闸蟹”。那时候,样板戏《沙家浜》的名气实在要比阳澄湖大闸蟹大得多呢。而如今,青壳白肚金毛的阳澄湖大闸蟹是人人知晓,知道样板戏《沙家浜》的年轻人,大概不会多了。


选稿:王婧斐  来源:青年报   

东方网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