邮箱登录
首页·新闻·上海·社会·财经·体育·娱乐·军事·国际·国内·图片·专题·多媒体·交友·论坛·聊天·评论·直通车·世博·短信
汽车·教育·房产·旅游·彩票·健康·招聘·游戏·票务·IT·文广·监察·侨办·司法·宣教·浦干·仲裁·商城·企业·搜索
 
·马来西亚美食节将在沪举行
·定型包装猪肝下月上市
·和酒进入热销季节
·学校将推广配膳中心模式
·吉林发生4起集体食物中毒
·高科技“硕果”年内入沪
 
 
热店推荐
我为吧狂
饮食误区
厨房百科
 
 
干烹仔鸡[图]
鲍翅木瓜船[图]
祥云凤展翅[图]
芥兰炒香肠[图]
 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>>美食频道>>写食主义>>正文

钓菱角

  唐朝诗人胡令能的《小儿垂钓》百读不厌。短短的二十八个字的绝句,一湾草溪一口春塘似的,竟让我钓出来好几首富含水分的自由诗,发表在有关刊物上。

  然而,我却不善垂钓,压根儿就不会垂钓;既无工夫更无雅致忘情于江湖。有一年,省城一位老诗翁专程到我那里钓鱼,他那老僧入定似的专注的神情依依在目。也不知啥原因,静坐一天,竟然一点收获也没有。诗翁仍孜孜不倦,他说,垂钓之乐在于钓,而不在乎有多少鱼上钩。当年,姜太公钓鱼,把钩扳直,不是钓出了一个愿者上钩吗?

  我没有钓鱼的体验,对诗翁的理论难以认同。不过没少钓过沟汊塘堰里的菱角。中秋之后,菱角成熟了。可不,当那茎菱角菜尚在水里潜伏,我们心照不宣,这时候的菱角钓出来,颗粒饱满,待菱角菜长成势头,钓上来的菱角便没有多少肉了。钓菱角要用一根竹棍,伸直水里,与那菱角的茎做第一次的亲密接触;对着隐隐约约的菱茎,左弯右绕,竹棍与菱茎缠绵上了。然后,小心翼翼怕惊动淤泥里的果实似的,朝上试试,看是不是套牢;当确定满有把握后,猛地用力一提,出其不意,菱茎被提拔上来;底部,晃荡着那只呆头呆脑好像睡眼蒙眬的家伙,到了这时候,只得乖乖地束手就擒,任我们宰割瓜分了。

  菱角的品种很多。我们家乡最常见的是二头尖和四个角的。二头尖的好对付。它们因只有两只角,吃泥又浅,磕绊少,一般拽动藤茎,它们滑溜一下便扑哧上来。四个角的与它们比较则“横”多了。它们的四个蹄子,踩进泥里,树大根深的样子,便有点像头难以驯服的牲口,一根柔弱的藤茎缰绳,敌不过它们的犟劲,经常“缰绳”拽断,它们也不买你的账,搞得你精疲力竭徒劳无功。

  不管怎么说,钓菱角比钓鱼省心省事。一来,你不需要准备钓具。只要稍稍花些小成本,买一只尖尖的弯钩;二来不需挖蚯蚓、踩点、下喂食。鱼是活的,菱角是死的。还有一大优越性,那就是鱼钓上来不能及时享用,而菱角钓上来,立马就能饱口福,虽然,钓菱角拔出萝卜带出泥,那也只是弯腰撅腚洗一洗,剥开黝黑的壳,只管大块朵颐。正因了菱角是死的,钓菱角的时候,虽然也存独吞的杂念,却没有“路人借问遥招手,怕得鱼惊不应人”的戒备和小心。

  钓菱角,除了娴熟的技巧,当然还得把握火候。简而言之,菱角还未成气候,就得及时去钓。否则,即便你钓上来的,也只徒具形骸而已,让你空喜欢一场。


选稿:王婧斐  来源:新民晚报   

东方网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