邮箱登录
首页·新闻·上海·社会·财经·体育·娱乐·军事·国际·国内·图片·专题·多媒体·交友·论坛·聊天·评论·直通车·世博·短信
汽车·教育·房产·旅游·彩票·健康·招聘·游戏·票务·IT·文广·监察·侨办·司法·宣教·浦干·仲裁·商城·企业·搜索
 
·马来西亚美食节将在沪举行
·定型包装猪肝下月上市
·和酒进入热销季节
·学校将推广配膳中心模式
·吉林发生4起集体食物中毒
·高科技“硕果”年内入沪
 
 
热店推荐
我为吧狂
饮食误区
厨房百科
 
 
干烹仔鸡[图]
鲍翅木瓜船[图]
祥云凤展翅[图]
芥兰炒香肠[图]
 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>>美食频道>>八卦饮食>>正文

茶不知名分外香

  今年夏天,真是难。一天一天,不是过,是熬。气温高不说,而且一丝不苟地从头热到尾。不用有其他事,这样的天气就让人觉得“人生就是含辛茹苦”(简爱语)。何况,在这个夏天里,生离死别的悲伤使人心神散乱、如泥委地。

  躲在空调和茶里,但是空调是不自然的阴冷,茶也是越喝越枯。觉得必须出去旅行几天,体力是不允许的,但是心情太需要透气了,几乎是以“豁出去了”的心情出了门。

  有一天,来到一座山上,不知道叫什么山,也不高,慢慢走走就到了山顶。山顶没有什么风景,光秃秃的大石头上,只有几个山民在那里提篮小卖。一个卖豆腐干,一个卖酸萝卜,一个老太太也卖豆腐干,但是同时卖茶。我坐到她面前的小凳子上,要了一杯茶。茶几毛钱一杯,她递给我一个一次性塑料杯子。要是平时,我是拒绝这种不能算茶具的容器的,但是如今也无所谓了,就用这个一握就不成形的东西倒了一杯茶。我对这种茶不会抱什么指望,眼睛只顾四下看,糊里糊涂地喝了一口。天哪,什么味道?居然是咸的,而且有股什么药味。看了看颜色暧昧的茶汤,看不出所以然,苦着一张脸问老太太,她说这是草药茶,我说叫什么名字?她用一种介绍自家孩子的疼惜口吻说,就叫作什么什么呀。我问了两遍还是听不懂,问她怎么写,她笑了,转问旁边那个卖酸萝卜的,那个人也笑了,居然是大家都不知道。他们说,这茶在此地很有名,喝了对身体很好,人人都知道,但是大家都不知道写法,天天就这么说,从来不曾想到要写出来给人看。

  居然从写字就说到了写文章,老太太说:“写文章那可不是容易的事情!那些文人,别看他们坐着,好像不辛苦,其实他们要动脑子,辛苦着呢!”卖酸萝卜的说:“那叫脑力劳动,听听,劳动呢,辛苦的。”卖豆腐干的说:“也是,做人哪有不辛苦的。”我从来没有在这样的地方听这样的人说这样的话,本来心灰意冷,觉得什么读书什么写作,都是远在另一个星球的事情了,此时此刻竟然觉得这样的话大有意味,足够让我呆呆地想上半天。

  正好朋友来短信问候。我回答:“我正在一个莫名其妙的地方,听莫名其妙的人告诉我文人写作是怎么回事,喝着看上去喝不死的药茶。”朋友回我:“听上去像梦境。”

  确实像梦境。山顶的风漫漫吹来,无边无际,让人觉得此情此景很适合嚎啕,又让人觉得根本不必悲苦而应该心境空明,这样傻坐着傻喝着,都不想下山去了。我在心里不停地说,夏天快过去,夏天快过去,今年也快过去,都快过去吧。继续喝那个茶,一杯又一杯,一杯是:众鸟高飞尽,孤云独去闲。一杯是:我醉欲眠卿且去,明朝有意抱琴来。不记得到底是几杯了,老太太好像也没有在数。渐觉唇齿清润,回甘满喉。

  朋友的短信再来:“你还在喝茶吗?”

  在喝。此地此刻的一盏茶,让人舍不得去。

  “什么好茶?怪馋人的。”我答:“茶不知名分外香。”这当然是改了辛弃疾的“花不知名分外娇”,但是当时实在切景切题,几乎不假思索脱口而出。后来我分别给这句对了两个上联,“云无定所悠然白茶不知名分外香”,“泉无来历依然净茶不知名分外香”,回头再一想,一句是说天,一句是说地,小小一盏茶,竟什么都压得住?

  而那不知名的山上那不知名的茶,他日若有缘重逢,我再也不问它的名字。


选稿:王婧斐  来源:新民晚报   

东方网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